要当凌云须举翼,何妨随处一开颜。

在云一般的日子里,纤细的事物,在昏暗与映射中依然可见,还记得自己,曾是自由的风

生活中的小确幸会让水逆期消失的更快,略带一点秋味的夏夜,时而虫鸣,时而微风,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呢?就这样啊

Puedes imaginar las estrellas fuera de la pantalla?

路过一排殡仪店,想起蔡琴阔别十四年唱的主题曲:很多人二十岁就死了,八十岁才埋。今天你生日,把十九岁的我都有的都借给二十岁的你
借你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
借你执拗如少年
借你后天长成的先天
借你说的出口的旦旦誓言
借你不惧碾压的鲜活
借你生猛与莽撞不问明天  
借你变如不曾改变
借你一束光照亮黯淡 
借你笑颜灿烂如春天
借你杀死庸碌的情怀
借你怦然心动如往昔
借你安适的清晨与傍晚
静看光阴荏苒

想象拥有一大片星空,想象在城市上空遨游,时而沿着江面乘风滑行,想象和风在白云里穿行,想象……

终于知道小时候云为什么那么画了

Here among the clouds

SANGRE DE MARFUGADO

1917年十月十四《纽约时报》刊登的一个故事,《回家》,Tie A Yellow Ribbon Round The Old Oak Tree唱的也是这个故事。(Sophie的版本像是乘着列车,王菲版像是高架桥上的SUV,也推荐陈曦版的)

风最自由了

1 / 7

© 空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