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当凌云须举翼,何妨随处一开颜。

Here among the clouds

SANGRE DE MARFUGADO

1917年十月十四《纽约时报》刊登的一个故事,《回家》,Tie A Yellow Ribbon Round The Old Oak Tree唱的也是这个故事。(Sophie的版本像是乘着列车,王菲版像是高架桥上的SUV,也推荐陈曦版的)

风最自由了

从六月回看三月,忽然夜一下温柔许多

弘学楼下一角

成年之后就不再被这个世界包容,要学会如何去包容这个世界,你的家人,朋友以及所认知的一切。这个过程中,像蚌壳中的沙砾,蕴含着美丽,却时刻痛苦。幸运的是你终将,绽放你自己,尽管是一个人。
当你像这世界展示你的珍珠时,你学会直面过去并像它告别。这时,你又是一个新的自己。
再见,珍重啊。

夜深的见了底
缺点一点一点显现出来
果然还是早睡好
这夜太静了
警惕着
耐心被磨碎

沉住气 
像植物一样 
简单的活着

1 / 7

© 空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